返回上一頁首頁焦點關注

焦點關注

產品包裝設計相關資訊與動態

中國文人骨子里的奴才基因

發布日期:2017-12-15瀏覽次數:756標簽:音箱包裝設計
中國文人骨子里多是奴才。他們不僅是權力、制度、名聲、金錢、美女的奴才,而且對外國文化表現出來頂禮膜拜,令人震驚。但此奴才非彼奴才。此奴才時常裝模作樣,或扮演成道德模范,或扮演成人民救星,或扮演成窮人的燈塔,或扮演成國家之棟梁,或扮演成大家與學者,或扮演成思想先鋒,或扮演成民主斗士,或扮演成天才人物,或扮演成慈善家,唯獨沒有扮演成一個人。

當代中國文人言必稱希臘,言必稱美國,言必稱英國,德國,法國;言必稱雨果、莎士比亞、高爾基、普希金、屠格涅夫、柏拉圖  亞里士多德、釋迦摩尼、康德、尼采、培根、薩特、伏爾泰;言必稱香港、澳門、紐約、倫敦……

許多中國文人沒有自己的思想和靈魂,沒有自己的精髓和人格。他們只好在國外大師的文章中爬來爬去,嗅來嗅去。他們用那些耀眼的光環,用那些書本的名字,用那些難以卒讀的倒裝句,來蒙騙國人。他們甚至還會用飛機、研討會、獎狀、頭銜,來裝點自己的行裝,美化自己的門面,豐富自己的學問。看看他們的文章,那可真個叫知識淵博,博引旁征,你不得不相信,又一個柏拉圖誕生了,又一個康德復活了。

其實,許多中國古代文人骨子里并不想當文人,甚至一刻也不想當。他們日思夜想的依然是當奴才。他們渴望為主子跑前跑后,出謀劃策,嘔心瀝血,鞠躬盡瘁,做一名標準的好奴才,以便被主子夸獎、賞賜。只有當他們當不成奴才的時候,被主子一腳踢開的時候,才轉而當一名文人,或吟詠山河,或修撰歷史,或指桑罵槐。然后,吃不到葡萄,大罵葡萄是酸的,大罵那些沒有人性的主子,狗眼不識泰山。其實,事實也反復證明,他們也只有當了奴才,然后再當文人,才能夠名聲大震,光耀四海。

當代中國文人最喜歡金錢了。可惜,他們生不逢時,中國的稿酬比冰棍還涼,比地平線還低,讓他們真正實現了最不值錢。在美國、英國每千字的稿費在750到2000美元之間。像《紐約時報》這樣級別的報紙(相當于中國的《北京日報》或《新民晚報》)一篇千字文章的稿費是2000多美元,折合成人民幣,每千字的稿費為4800元到12800元。而中國國家級報刊的稿費為每千字100元人民幣左右。真是不比不知道,一比嚇一跳。當代中國99%文人不能依靠稿費過日子。據有關部門統計,當前,中國自由撰稿人數量銳減,已經不足800人。更為嚴重的是有些文人竟是依靠抄襲、一稿多投、出版流俗讀物,維持生計。

可是,當代蜚聲文壇的文化人就真的那么值錢嗎?方舟子打假韓寒。徹底暴露了,韓寒背后的那個團隊。原來,青春偶像,作家韓寒,竟然是鼻孔里面插大蔥——裝象。教授作家余秋雨的詐捐事件,亦真亦幻,沸沸揚揚,令人嘆為觀止。當今中國,制假販假的水平向縱深延伸。有人竟然說,難道奶粉中能有三聚氰胺,面粉中能有吊白塊,食用油中能有地溝物,臭豆腐中能有大糞;我們文化人就不能有造假的作家、詩人、教授、思想家?中國文人的奴才基因,一方面來自悠久的歷史,一方面來自制度的壓力。

縱觀古今,中國文人最善于動腦筋,琢磨事,陷害同事。比如“清風不識字,何故亂翻書”會被他們嗅出,反清復明的滋味。他們還創造了“君為輕,民為貴”,“水可以載舟,亦可以覆舟”“君君臣臣,臣臣君君”的“普世道理”。他們總是一只腳踐踏著自己的朋友,一只腳邁向莊嚴的衙門,兩只手抱著名譽、地位、金錢、權力,搖尾乞憐。
  • 深圳市惟客牧文堂品牌設計有限公司龍華:深圳市龍華區龍勝時代大廈5F
    南山:深圳市南山區創業路南光城市花園二棟1114
    東莞:東莞市樟木頭東城路御景匯達孵化器106室
  • 總監直線:134 2434 4690
  • 微信咨詢:vkedesign →
  • 電子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    總監直線

    134 2434 4690

    在線客服
    上证指数股票走势